博客网 >

重庆印象散记(逆耳篇)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以下文字对重庆人可能有点逆耳,但本妖实在没有挑拨的本领与目的,只是本着一颗如柏杨先生写《丑陋的中国人》之心态,来写下这篇重庆印象散记(逆耳篇)。
  在住了半个月,对这个城市的认识,还比较表面。但读城如读人,城也是有生命的,每个生命总是有它旺盛美好的东西,也有它的缺憾与不足。一个城市的表情与其自身的个性特征是息息相关的,俗话说“相由心生”,人如此,城也如此。假如真的要把重庆比喻成什么,本妖的感觉是如一个血气方刚而又刚刚入世的小伙子,像麻辣的火锅一样有它说不清楚的魅力,却也呛人咽喉。
  这座年轻的直辖市在成立之后,经济逐渐由涪陵向中心市区移动发展,某人说涪陵好多年没有什么新的进展了,唯一感觉大变化的便是滨江路。一回来,刚刚到达,某人自己先感叹:“唉,涪陵还是那么脏。”是的,当本妖在车上或者上上下下的走马观花过程中,“脏、乱”的感觉挥之不去。易中天先生曾经说过,一个城市的魅力与它的规划没有存在必然的联系。这是针对人文历史来说的吧,在城市的“表情”上,规划太重要了,相当于人的衣裳。不管是在涪陵还是在重庆,总给人一种它的规划水准总是跟不上其发展步伐的感觉。

  重庆是山。大家都知道,本妖当然知道。是的,重庆的街道与房子总不能像在平地一样建设,不好规划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涪陵这些离直辖中心较远的区域,大部分是直辖前就修建好的。重庆远瞰真的非常美,置身其中,怎一个乱字了得?中心城区比涪陵要好,涪陵规划的凌乱,当局不知有没有意识到? 实际上,因地制宜是我们的祖先老早就教给的智慧,重庆城区的建设高低不一,这种错落有致应该是其独一无二的魅力。好好地利用并发挥,使这个城市显得别那么乱,那么以挤,是当权者们在规划时应该着重考虑的问题。
  好啦,咱们再来设想一下,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披着不规则的披风,本是多么的袅娜,可衣裳上满是污垢,甚至散发异味,是多么煞风景的事情?
  走在通往滨江路涪陵的台阶上,不多不少,我一共走过五条不同的长长的台阶,这些台阶许多都在旧的石砖或者水泥上重新铺上了防滑的瓷砖,可惜我找不到一块干净的瓷砖。我不知道它们有多久没有被清洗过了。不仅仅是上面沾着许多黑色的厚污垢,台阶上各种垃圾随处可见,在拐角处,有时还有污水,有异味的污水。当我皱着眉头经过时,身边的人们却一脸泰然,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所以才熟视无睹?还是本妖在“装斯文”?当苍蝇扑过我的脸,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外婆家的日子,那儿也有苍蝇,但那些幽深的村子巷道却那么干净,即使偶尔有猪牛粪,不一会也有人拾捡了去。
  滨江路一带正在拆建,新的面貌将换取旧颜。是的,滨江路很美。江堤上许多人在自得其乐地享受休闲,牵着宠物狗的人们从我面前走过,小狗蹲下来,主人慈爱地看着它拉下一坨冒着热气的粪便,然后无所谓地离开。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现出什么不满的表情。在涪陵的街道上,没走几步你总会遇一口痰不期而遇。在滨江路上,虽然吐痰的人没有在街道上多,但还是听到有个大叔“咔吐”地大喝一声,将痰喷在滨江路斩新的瓷砖上。我连忙侧头,不敢去望,一阵莫名的恶心让我加快了脚步,追上陪我闲逛的老美女。我问:“怎么这儿的人对于吐痰如此随便?”老美女愕然了,显然从来没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这个昔日的国家高级干部打着哈哈回答我:“哦,这个嘛,要得......”也没解释出什么来。滨江路上,偶尔还是见到的痰粘在地面上,艰难地被这儿温润的空气去风干。烟头,零食袋子,总是以不雅的姿态进入我的视线。特别是在不那么闹市的地方,大堆大堆的垃圾无人管理,也是经常的事。
 某天,我与某人在路边等车。重庆的路不好走,奇怪的是这儿的公车也好出租车也好,都开得老快。这份劲儿确有火锅的“冲”味儿。一辆X路的公车大巴从我们身边窜过去,正在我感叹这车速与司机的技术时,那车已经开出一百米远。公车窗里有人向外扔了一碗方便面,里面红色的面汤脱离了塑料碗,在空中形成了优美的抛物线,汤与碗跌落在地面时,经过的行人与车辆安然无恙,我松了一口气。而行人与车上的人,也没有谁骂或者抱怨,“反正没砸到我”,是不是都这样想,还是也是一种习惯呢?我又疑惑地问某人,这个热爱出生地的口才极佳的男人,怎么也无法自圆其说了。“越到山上,越新的地方越好了,这是旧城区......”他最后说:“重庆啊,城直辖了,人却没有。”这话一直在我心里浮沉。
  后来,到了重庆中心城区,所幸的是如预期一样,中心城区比涪陵好多了,但街道上还是会有一些粘在地面上痰刺激着我的视线。更不幸的是,一出租车上的一个胖哥,他向窗外自若地喷痰的情景也让我看到了。分别逛了几个步行街,重庆好好地感受了重庆熙攘的繁华与动感的现代。这儿的步行街道真热闹啊,繁华程度即使在广州也比不上,步行街里是人,商场里是人,诉说着这座城市不凡的消费力。商场是洁净的。商场外我还是看到了不时随地吐痰的人,有时尚美女,有个性帅哥,有大叔大婶,幸好为数不算太多。
  在重庆,由于气候的关系和生活习惯,许多人不喜欢天天洗澡,这无可厚非。对于我这个外地来的女子,要容忍这一点还真不容易。听许多来自广东的重庆媳妇说,每天软硬兼施地要家里人洗澡成了最艰巨的任务。外衣外套穿了N天,一回来就往床上滚。他们视洗澡为一件痛苦的事情,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某人说:“无他,习惯而已。这儿大家都这样。”于是,本妖无语了。
  第一次到张嫂家去,张嫂热情,张哥高兴。用一个超级大的杯子,冲了超级大的一杯茶,端在桌子上,热情在扯着我的手说:“喝茶,来喝茶。”当时茶水烫,我笑着谢谢,说:“这么大一杯我哪喝得完嘛?”张嫂说:“没事,大家喝嘛。”我以为是客气话,没在意。某人与他们天南海北地侃着,张哥也许是说累了,端起那杯茶,喝了一口。我以为他忘记这是给我的茶杯,也没在意。哪知道张嫂也端起它喝了一口。过了一会,某人也端起他喝了几口,还有个客人接着也端起它喝,一屋子的人全用一个杯子喝水!!!天哪,当时我那个傻眼啊!出于礼貌,我在后来回家时才问某人。某人说:“无他,习惯而已。大家都这样,表示不见外,像一家人,感情深嘛。”我又无语了。是的,我得尊重他们的生活习惯。但是在尊重的同时,我真的想说:这样真的很不卫生。也许阿哥阿姐们会说,咱们这儿的人都这样吃了千百年还不一样生龙活虎。那也没什么,开心地活着就好。入乡随俗,不是不可以,但站在大家都爽的位置看,对于外来的客人,提供一个单独的杯子,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吧。后来,和一个朋友聊天,他说他几年前初到重庆,也遇到十个八个人同喝一杯水的情况,当时他为了面子,硬着头皮喝了,结果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先是老想呕吐,后拉了三天肚子。
  那天与某人讨论别的事情,然后我躺在床上看书。间隙无聊起来,便数起认识了多少重庆人。不统计还罢,一统计吓一跳,本妖认识的这么些人当中,用加减乘除一算下来,离过婚的占去90%。有一大哥最雄风,到目前已经离了三次了,每个前妻各有孩子。目前又已再婚,潇洒得很。离婚像脱了件旧衣服一样容易简单。我问某人,某人说合则离不合则分,拖泥带水不是山城人的特性。那晚本妖有点失眠。第二天与重庆的朋友讨论,结果男女都默认重庆人对待感情与婚姻态度有点“辣”。在开放程度上,女人比男人要厉害得多。在现代文明的糖衣下,这也许是一种进步,是对传统婚恋弊端的修正,可是,总是给人一种不是滋味的惆怅。  
  唠叨到这儿,我想已经有重庆的哥哥姐姐们想骂本妖了,或者会说你们广东又如何如何之类的。是的,每个城市都有自身的优点和缺点,世间万物皆如此。正如柏杨先生当初牢狱之中说他写《丑陋的中国人》,不是他讨厌同胞,而是因为深爱。想想我们身边最亲近的人吧,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对你的缺点毫无顾忌地指出。哥们姐们,得罪了,以上不过本妖粗陋的一家之言。
  希望有一天,再到重庆能够见到清凌凌的水蓝蓝的天,干干净净的地面,文明友善的人言。重庆历史上作为巴国的都城,距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了,祝愿重庆这个有着悠久历史与浓厚的人文底蕴的年轻直辖市越来越“新”,越来越好! 

                                 草记于0九二月十七日傍晚

(新年某夜,长江边, 前后是一大型轮船酒楼,饭菜相当不错)

 

 

 

<< 生在成都不羡仙 / 重庆印象琐记(好话篇)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epali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