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12月琐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2月的南方小城,干燥寒冷起来,诸多的琐事也如我的长发一样因为天气的原因,开始打结。一些本以为顺利的事情,又遭遇搁浅。一些本以为可以妥协的事情,又被内心的自我阻拦。得失之间,于静夜时,于入眠前,问:我还是我吧?答案是的。于是便浅笑着,进入梦乡。

  简单如斯。工作、生活、写作、守候、接受、选择……所有的一切,将它铸成一块钢化的玻璃,透明但并不易碎。

  一如既往。

  我要的东西从来都不多。只是有的人从来都不懂得给予,想起曾经走过的路经过的事,也许人总是要浪费一些生命年华和心血眼泪,才会知道自己活着的真相。我原来真是这样简单的女子。懂得的不必说,不懂得的何必说?

  某人忙里偷闲,陪了我几天。那天一起出席文艺界的颁奖活动,我的坦荡自然加剧着这个男人内心的坚定。在某人的眼睛与笑容里,我看到了太多太多的内容。这一些,比起荣华富贵,有意义得多。我并非是一个相信永恒的女人,但是在精神的层面,我知道有它的存在。

  就这么生活着,精神先行,心先行。

  我站上颁奖台,证明被传统文化界的承认。这里面要感激的前辈有很多。冯主席、李哥哥、郑叔叔……

  赖老先生在私底下,告诉我许多他人生体验的心里话。有三句是他的座右铭,我觉得我也应该要谨记着的:一是要活着,二是生活的技术,三是前进的思想。

  晚上的加时“狂欢”是李哥哥组织的。一直不喜欢所谓“文人”间的那种虚伪、清高与相轻,因此拒绝被称为“文人”也不愿意当一个“文人”。但这个夜晚我有了新的感受与认识。

  夜在加深。清洗完毕还有着某人味道的衣物,看着时间从时针与秒针的流转中似慢实快地过去,心绪飘忽了,跟着时间,今晚,我暂且陷进回忆中无所事事去吧。

  锅里的吃剩的猪脚花生醋还在散发着香味,酸酸的,夹带着木瓜与冰糖的甜味,还有黄姜的辣味,一如我此刻的心情。无数次的离别,习惯了波澜不惊地让彼此的安心。
 
  我知道,这一切只是暂时的。而且,我知道我的稳定与安逸,是承诺中最有份量的东西。当我真实地面对这段时间来惊心动魄的商海浮沉,我深切地理解了某人和挚友为什么非得强硬地劝阻我当初要一意孤行的跟随。原来,在某些层面上,我是如此孩子气与幼稚。于是,我愈加懂得了隐忍与低调,李哥哥说这叫做真正的成熟。

  面对全球的金融危机,某人第一次面对我的时候迷茫了。家是什么呢?某人又再问我。我说,心在哪,哪便是家。一如既往。请不要愧疚,我的亲爱。急是大忌。而我一直相信,鹏鸟总是会起飞的。

  我也一样。默默地努力着。收获前辈送给我一个很有意义的词语,叫作“突围”。

  世俗有那么多的质疑,只对他们微笑吧,我的亲爱。就这么安静地,让我们一起证明,这个世间,有这样的爱情。

  一路顺风。包括路途和事业。

   (水妖日志 2008. 12 .18夜)

 

              

(2008 12 16日 凯悦酒店大厅 蓝色那妖女便是小女子  滥竽充数去)

 

<< 读《流氓的盛宴》及其他 / 散落在春泥里的生死遗言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epali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