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不写政治性文章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最近收到几个征文比赛通知,皆为政治而服务。心知本妖那种媚行之文口号之文确实炮制不出来,也不愿意炮制,那个“严肃”的圈子也无本妖的立足之地,哈哈,妖贵有自知之明也,均放在一边,不去理会了。

  本妖已经尝试过了,不指望这个圈子不“轻”。不喜欢虚伪,不喜欢随波。本妖经过了,尝试过了,已经不傻不天真了。我还是走我自己的路吧。成是自己的,不成也是自己的。何必去企求“大团体”“大人物”的关注和肯定?只要我是一朵花,曾经开过,又被一些爱花之普通人欣赏过,那就够了。

  即使只是一朵昙花,悄悄地开得灿烂就凋谢,这也是很美好的事情。如果有幸某天以后,还有人记得这花的香气,那便是意外的收获了。

  某人对我说,你不必让别人来肯定你自己才建立信心,而是你首先得肯定你自己的价值,包括你的文字的价值,你才真正豁然起来。

  我想,是的。一直来,我习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处世角度来说,这很好,可是对于一些谈判或者合约又或者某些非议,还是这样,那便是懦弱。我开始反思这一切。

  上午终于有空翻开早就寄来的《江门作家》,依然是某些人自娱自乐和歌颂升平。看到一句话“中国乃至世界第一部日记体手机短信长篇小说”,莞尔而笑。正如某一年的某一天某报纸某个大家在某专题中说自己的文学博客自开通三个月来点击超过3000人次一样,还领导本地文学博客之潮流。同样的,看了,我莞尔而笑。然后叹一声,什么也没说。也许,我没有说的,大家会明白吧。

  我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文学。我不敢去谈论与文学有关的一切严肃的话题。我确实是害怕去谈,因为我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女人。我对他们微笑,说我的东西不过是快餐吧,味道稍微好一点的快餐。

  事实上,在那个严肃的圈子里,大部分人都这样认为。这样没什么不好。我就可以如一个愚钝的农民与知识分子争论问题时,脸红耳赤之际来一句:“俺没有文化俺说不过你们文化人!俺就这么滴了!咋的?”

  这次的刊物破天荒地提到本妖,实在是受宠若惊。有那么两行字,说“蔼琳的言情小说”云云。我再次莞尔而笑。我能不笑吗?什么时候,我被定性为言情小说作者了?事实证明,他们根本没有看过我的书。记得一个朋友对我说“谁叫你独来独往默默写那么多年也不冒个头,这突然间一声炸雷般冒出来,人家能接受吗?人家怕呀,凭什么你的影响比人家厉害?”是不是这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有的人已经先入为主了,觉得凡是有男人有女人有爱有情的东西全叫言情小说。

  只是可怜了我那么为了采访原型搜集素材的艰辛时刻,言情小说是这样写出来的么?言情小说能让千万的普通人从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么?是的,我确实在笑某些人的无知。那么说,我觉得委屈了吗?老实说,压根儿不会。纵使有朋友觉得本妖在墙外花开那么香,在墙内却遭遇这般可笑的礼遇,甚觉不平。其实,介意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既然一点意义也没有,理它作甚。从上个星期始,日子又开始忙碌起来。所有的时间,都见缝插针争分夺秒地利用起来。第三部作品开写了,状态很好,三天时间便完成了两万多字。这一次,彻底地生活化了,对话和人物,都很“俗”。算是《爱》书的姐妹篇的终结。至于这三部作品到时叫什么三部曲,还是再斟酌。只是得提醒自己作息有度、保持状态、摒除杂念、注意身体。

 

 

 

<< 命运这东西 / 公告声明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epali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